公司一部案例一

案例一:

原告:水泥制管公司

被告A朱某

被告B丁某

被告C杭州湾有限公司

被告D陆某

诉讼请求:1.被告朱某和丁某在出资不实得600万元本息范围内对骥拓公司欠原告款项承担补充赔偿责任;2.被告杭州湾公司和陆某在骥拓公司注册资金不实的300万元范围内对其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连带责任。

争议焦点:1.被告朱某和丁某抽逃出资的认定;2.被告朱某和丁某的责任形式;3.被告杭州湾和陆某是否承担连带补充赔偿责任。

基本案情:

原告与案外人骥拓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上海市某法院已于20131216日作出判决,判决骥拓公司应当向原告支付货款人民币1038736元(以下币种同),并偿付相应的利息损失及承担诉讼费7050.53元。判决生效后,骥拓公司未支付款项,原告申请强制执行,但因骥拓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而被中止执行。此外,骥拓公司成立于2003210日,注册资金6000000元,被告朱某出资5000000元、被告丁某出资1000000元。验资情况为:200329日,案外人灵运经营部开具3000000元的本票给被告朱某验资,验资结束后,骥拓公司将验资款6000000元全部转至被告杭州湾公司招商二部的账户。

原告诉称:

1.被告朱某和丁某因抽逃出资600万元行为,应在抽逃出资本息范围内对骥拓公司欠原告款项承担补充赔偿责任;2.被告杭州湾公司与灵运经营部协助朱某设立骥拓公司,应承担连带补充赔偿责任,而灵运经营部系个人独资企业且已经注销,其责任应当由投资人被告陆某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朱某辩称出资是到位的没有抽逃行为,不认可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杭州湾不存在代垫资的行为,且原告要求被告杭州湾公司承担责任缺乏法律依据;被告陆某辩称:第一,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灵运经营部不存在协助验资的事实;第二,原告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第三,原告要求被告陆祖培承担责任缺乏法律依据。被告丁某未作辩称。

律师观点:

   1.被告朱某和丁某的行为符合抽逃出资的认定,应承担连带补充赔偿责任。

第一,因本案的抽逃出资行为发生在新《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出台之前,因此应当适用旧的《公司法司法解释三》,法律依据为第十二条第一项:公司成立后,公司、股东或者公司债权人以相关股东的行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损害公司权益为由,请求认定该股东抽逃出资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将出资款项转入公司账户验资后又转出。本案中,被告朱某、丁某验资的款项均来源于灵运经营部提供的借款,而且,骥拓公司验资完毕以后的两天内,被告朱某、丁能够即将验资款项600万元转至被告杭州湾公司的账户用于偿还灵运经营部的借款,上述资金流转情况完全符合“将出资款项转入公司账户验资后又转出”的情形,加之,被告朱某、丁某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出资的其他依据,因此,被告朱某、丁某的行为属于抽逃出资。

第二,公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三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请求该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虽然被告丁某已经将股权转让给被告朱某,仍应按公司设立时各自的出资比例对集拓公司欠原告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2.被告杭州湾公司和被告陆某不应承担连带补充赔偿责任。

    依据原《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五条的规定,需证明第三人与发起人存在主观上的共同过错,才能认定承担连带补充赔偿责任,但原告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这一点,且灵运经营部向被告朱某提供的款项是被告朱某的个人借款,而非用于骥拓公司的验资,因此无法从行为退订,被告杭州湾公司及灵运经营部与被告朱某、丁某存在“验资后或骥拓公司成立后将出资抽回以偿还给灵运经营部或被告杭州湾公司的”约定。

法院判决:

1.被告朱某和丁某在尾箱骥拓公司实际出资的本息范围内承担连带补充赔偿责任;2.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参见: (2015)奉民二()初字第2226